HaNn

【研夜久】相同的。

木質地板被擦的乾淨,體育館特殊好聞的氣味瀰漫在空氣中。
放學後,寬敞的體育館只剩下男子排球社練習的呼喊聲以及球與地板碰撞摩擦的聲響。

「リエーフ!不要趴在地上!快給我去練接球!」「芝山,接球的時候重心在放低一點!」發話的那人正做著拉筋的動作。
夜久坐於地面,挺直背脊後便向上伸展,因呼吸而規律起伏的肩膀看起來很是可愛。

孤爪將一切盡收眼底,稍長的髮絲掩蓋其視線讓人無法看透。

……從後頭看著夜久前輩,感覺好像比正面看的時候還要瘦小了呢。明明跟自己差不多身形吧。
貓眼眨了眨,孤爪想著。

溫柔的、嚴厲的、寬容的,夜久前輩。

視線落於白皙後頸,就像貓天生的習性一樣,孤爪無聲無息地湊近對方。
位於夜久身...

【灰夜久】關於情人節

氣溫,零下三度。

夜久從溫暖的被褥裏爬了起來,早晨的冷空氣觸碰到肌膚時冷不防地打了個寒顫。

……好冷。
小巧的臉皺成一團,挪了挪身子好以靠近窗台,小幅度的拉開窗帘。窗外紛紛揚揚的飄著細雪,黎明的曙光好似就被這場雪吸收殆盡。

夜久將視線移向掛在牆上的日曆,眨眨羽睫。

隨後想到什麼似的將頭轉向自己枕邊人的方向,那頭惱人的白色幼獅(灰羽列夫)仍窩在暖烘烘的被窩裏呼呼大睡。

一如往常的一百次拋接球練習中,對方就這麼唐突的告白了。

夜久學長,我喜歡你。
而後便是傻到不能再傻的笑容映在自己面前。

第一次接吻,笨拙的卻露骨的充滿著愛意。深愛著自己的後輩。

第一次肌膚接觸,心臟跳得老快。相貼的胸膛...

想寫就寫,喜好是細水長流又甜甜的故事。

© Ha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