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n

【灰夜久】關於情人節

氣溫,零下三度。

夜久從溫暖的被褥裏爬了起來,早晨的冷空氣觸碰到肌膚時冷不防地打了個寒顫。

……好冷。
小巧的臉皺成一團,挪了挪身子好以靠近窗台,小幅度的拉開窗帘。窗外紛紛揚揚的飄著細雪,黎明的曙光好似就被這場雪吸收殆盡。

夜久將視線移向掛在牆上的日曆,眨眨羽睫。

隨後想到什麼似的將頭轉向自己枕邊人的方向,那頭惱人的白色幼獅(灰羽列夫)仍窩在暖烘烘的被窩裏呼呼大睡。

一如往常的一百次拋接球練習中,對方就這麼唐突的告白了。

夜久學長,我喜歡你。
而後便是傻到不能再傻的笑容映在自己面前。

第一次接吻,笨拙的卻露骨的充滿著愛意。深愛著自己的後輩。

第一次肌膚接觸,心臟跳得老快。相貼的胸膛,感受得到一樣的體溫。

過於刻骨銘心,傻的可愛。
坦率的他與總是敗在他坦率之下的自己。明明是如此笨拙,卻總是撩撥著自己的心弦。


「唔……嗯?夜久學長?」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喚著自己的名字,灰羽眨巴著好看的綠色瞳孔瞧著自己。
夜久沒有回應,而幼獅也乖順的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等待著夜久的下文。

良久,夜久才啟口:「列夫。」

「嗯?」灰羽發出了感到疑惑的單音節,緊接著而來的是夜久湊上來的單薄唇瓣。
冰冰涼涼的甚至有些乾燥。
灰羽尚未沉溺於思考,兩人相貼的唇便分離了。
「……情人節快樂,列夫。」棕褐色的雙眸泛起溫柔的漣漪,灰羽忍不住看傻了幾分。

然後灰羽才意識到了些什麼。

「欸、欸?……夜久學長──」

「……幹嘛?」

「剛剛那個,再來一次好不好──」

「不要。」

「拜──「不要。列夫,你今天想練習一百次的拋接球嗎?」



====

隔了許久才發一篇(檢討)情人節當天壓死線寫完,今天才發,至於我的拙劣文筆希望大家多指教_(:3」_L)_
如果能喜歡或者留下建議的話我會非常高興!以上!

评论(5)
热度(36)

想寫就寫,喜好是細水長流又甜甜的故事。

© Ha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