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n

【研夜久】相同的。

木質地板被擦的乾淨,體育館特殊好聞的氣味瀰漫在空氣中。
放學後,寬敞的體育館只剩下男子排球社練習的呼喊聲以及球與地板碰撞摩擦的聲響。

「リエーフ!不要趴在地上!快給我去練接球!」「芝山,接球的時候重心在放低一點!」發話的那人正做著拉筋的動作。
夜久坐於地面,挺直背脊後便向上伸展,因呼吸而規律起伏的肩膀看起來很是可愛。

孤爪將一切盡收眼底,稍長的髮絲掩蓋其視線讓人無法看透。

……從後頭看著夜久前輩,感覺好像比正面看的時候還要瘦小了呢。明明跟自己差不多身形吧。
貓眼眨了眨,孤爪想著。

溫柔的、嚴厲的、寬容的,夜久前輩。

視線落於白皙後頸,就像貓天生的習性一樣,孤爪無聲無息地湊近對方。
位於夜久身後幾公分便就此停住,若有似無的可以嗅聞到從他身上飄散出與自己相同的香氣,這讓孤爪感到十分愉悅。
趁著夜久以及其他人尚未注意到自己時,傾身,在夜久的後頸落下一吻。

他猶如受驚的小貓連忙將頭轉了過來,手跟著覆上後頸,紅暈順著耳根攀至臉頰。
「研、研磨?突然的做些什麼啊?!」
沒有避諱對方那好似責怪卻又不像責怪的眼神,回答,「……夜久前輩,很香。」
簡潔卻坦率過頭,沒有用任何附加的言語去修飾包裝的話語。

「……那是沐浴劑的味道,明明我們是用一樣的吧?」夜久仍揉著被孤爪親吻過的地方,絲毫未發覺自己說了什麼引人遐想的話語。

孤爪眨了眨他那對貓眼,「因為夜久前輩有著跟我一樣的香氣,所以,很高興。」細聲的說著,「而且……會讓我很想親夜久前輩。」

夜久因為孤爪的舉動及言語,不自在的乾咳幾聲,將視線瞥向一旁。

「這、這樣啊。」夜久總是拿他這個後輩沒有辦法。
「今天夜久前輩也要來我家嗎?」孤爪知道夜久前輩絕對不會罵他。

「……先說好,不可以親耳朵。」
「好。」

=======================

在大考將至的時候入了一個可愛的冷CP坑(掩面)
這篇大概是研夜久已交往的設定,且知道他們交往的只有海跟黑尾(海&黑尾:研磨長大了啊)(不
然後偷偷的說其實題目我不知道該取名什麼所以就……(嗯?)

碼了一篇有些拙劣的研夜久,是從某位太太好吃的研夜久發想出來的,在這裡偷偷表白太太的好吃研夜久糧_(:3」_L)_
大概是戀愛頓感的夜久&用詞委婉(好像又沒有)意思卻坦率過頭的研磨,覺得好可愛呀
最後,希望大家喜歡(小花花)
&接著會忙於考試,希望回來的時候能產一堆文XD

评论
热度(13)

想寫就寫,喜好是細水長流又甜甜的故事。

© HaNn | Powered by LOFTER